贫困户女儿上大学被顶替:保卫穷孩子的最后一扇门!

闲时花开

2020-06-28

1.

如果,没有被这场恶意,推到聚光灯下,山东省聊城市冠县农家女陈春秀,不过是一个为生计辗转腾挪、籍籍无名的底层女人。

36岁,有两个孩子,丈夫在外地打工。

就像这片土地上的很多留守妈妈一样,她每天都忙得焦头烂额:

一边上班,一边照顾孩子们的生活学习;一边做家务,一边在孩子们睡后的深夜,读书备战成人高考。

“我是陈春秀”

对于陈春秀来说,失败的高考,是一场痛,亦是一个梦;是一个执念,也是一个心结。

谁知,这个被生活逼成坚韧的女人,在参加成人高考时,意外发现:

早在16年前,她就被山东理工大学录取了。

只是,上大学的不是她,而是另一个叫“陈春秀”的陌生女人。

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

2.

一切就像偶然和巧合。

今年5月份,参加成人高考的陈春秀,到学信网上查找自己的学籍信息时,意外发现:

自己是一名早已毕业的大学生。

公开显示的学籍信息上,陈春秀的名字、户籍、学籍和身份证,都和她本人一模一样。

不一样的,是张贴在学籍上的那张照片。

“我因为穷,一直都很自卑很朴素,一看和那个照片上的人,就不是一个档次。”

和学籍的那张照片上,长发披肩、笑容浅浅、洋气时髦的女孩不同,自幼就被穷困生活磨砺的陈春秀,和所有穷孩子一样,在冲突苦涩的青春期,自卑胆小,眉目之间有种欲盖弥彰的苦涩。

那是所有不被生活善待的穷孩子,尚未挣脱扼住喉咙的穷困之手时,都流淌的气息。

正是这样的对比,让陈春秀产生了一探究竟的念头:

到底是谁,窃取了她的信息,霸占了她的大学,让她这个原本有机会改命的穷孩子,至今仍在困顿中不断认命?

3.

陈春秀清晰地记得,2004年高考时,学理科的她,考了546分,比山东省的本科线,低了3分,但比大专线,高了27分。

按照她平日的成绩,高考时,她发挥得并不好。

16年前的那个夏天,她是在等待和煎熬中度过的:

父母省吃俭用,让她一路从小学读到高中,只为考上大学。

如果她能考上,父母咬咬牙还会供养。如果她没能考上,就无缘大学了。

因为,她家里特别穷,直到全国扶贫攻坚战打响多年后的2019年,才摘掉 贫困户的帽子。

她所有的学费,都是父母从牙缝里抠出来的。

为让学习好的她读书,哥哥们辍学,被苦力消耗的父母,在营养不良中过早枯萎患病。

苦读,考大学,对于陈春秀来说,更像是一场只有一次机会的豪赌:

赌赢了,就能跳出农门,来到更辽阔的海域。

赌输了,只能退回农村,再也没有机会翻盘。

陈春秀赌输了。

或者说,她本来赌赢了,但她赢的果实被人偷走了。

2004年,一直到10月份,全国高校都开学了,陈春秀也没有等来做梦都想得到的那张录取通知书。

她非常自责和内疚。

这种无颜面对父母的羞耻感,让她做出了不再复读、出去打工的决定:

她知道父母有多难,所以宁肯放弃再博一次的机会,也绝不让父母作难。

这是穷孩子的局限,亦是穷孩子的深情。

只是,陈春秀和她那老实巴交的父母,万万没有想到的是:

决定他们命运的高考,在有些人那里,不过是一场明目张胆的龌龊交易。

在这场交易里,穷人成了任人宰割又蒙在鼓里的木偶,而有些人则成了一手遮天又不劳而获的劫匪。

那么,这个抢劫者,到底是谁呢?

4.

陈春秀和丈夫到冠县派出所和教体局等多个部门询问,不仅一无所获,而且还被冠县教育局要求:

请证明,你是你自己。

为了还原16年前的真相,陈春秀又跑回老家,写下证明材料,加盖公章,证明了“我就是我”。

由此,她终于在冠县教体局看到了2004年的高考资料。诡异的是,唯独没有那一年的大专录取资料。

无奈,陈春秀又来到当年就读的高中,查询自己的档案,却被老师告知:

她的档案,早在高考后,就被人调走了。

谁调走的?凭什么调走?怎么调走的?

没有人告诉她。

就在她以为这件事步入绝境时,自称是冒充她的那个“陈春秀”亲戚的人,给她丈夫打来电话,明确提出:

私了。

什么意思?

意思很明显:

你们不就是想翻旧账的穷人吗?给你们俩钱就是了。

这才是整个事件里,最令人心痛的地方:

从顶替到私了,从欺骗到揭穿,窃取陈春秀人生的那帮人以为,穷和钱,才是穷人最大的软肋和诉求。

他们不懂得,穷人最大的软肋和诉求,从来不是钱,而是尊严和公平。

所以,陈春秀和丈夫,拒绝私了的交易,毫不犹豫地走向了另一条路。

5.

“这么多年,我们受了这么多委屈,必须要知道真相,真相比什么都重要。”

陈春秀和丈夫说。

陈春秀的丈夫

为了讨要真相,他们向媒体求助。

媒体的介入,让这桩16年前偷换人生的事件,在高考来临这一节点上,成了热点。

与此同时,冒充陈春秀的那个女生,也渐渐清晰:

她也姓陈,她爸爸是公务员,她舅舅是县审计局的领导。

她以陈春秀的身份,从山东理工大学毕业后,到冠县烟庄街道办事处工作,至今仍被人称为“陈春秀”。

她说2004年高考时,她只考了303分(文科),比山东省当年的大专分数线 低了243分。

她在一家企业上班的舅妈,通过中介给她操办了这件事,她才顶替陈春秀,到山东理工大学读书。

只是,她舅妈如今已去世一年多,这死无对证的说辞,又有几分可信,几分推责?

假陈春秀的陈述

“我恨她,但又觉得这不是她一个人的责任。

这件事,从窃取录取通知书、学籍,到偷走户籍、档案,需要很多人很多关,不是她一个人能办到的。”

谈及另一个“陈春秀”,陈春秀说。

是的。

从派出所,到当时就读的高中,再到录取的大学,这每一关,但凡有一个人秉持质疑的良善,陈春秀又何来今天?!

这些公权部门,那些知情人员,没有人站出来给一个叫陈春秀的穷孩子发声,所以她才在明明考上大学的情况下,依然重复着父辈的命运,过着悲苦人生!

但这件事,就这样算了吗?

6.

时至今日,除了山东理工大学公开承认,当年在入学资格的审核上,存在明显失误,尚未有其他部门,站出来认错。

就连那个顶替陈春秀的假陈春秀,在被办事处开除公职后,依然没有说一句道歉的话。

陈春秀很想当面问问那个顶替她的女孩:

“我们是同龄人,你就不会换位思考一下吗?我的人生也是人生,你怎么就这么自私呢?”

除了想得到顶替者的公开道歉,陈春秀最大的愿望,是拿着山东理工大学的录取通知书,堂堂正正地返回校园,上一回真正的大学。

她说,这是比任何金钱赔偿,都体面的公平。

哪怕,时光已过去了16年。

她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,眼角开始长出皱纹,人生已经步入中年。但她只想拿回属于她的那一丁点迟到的公平。

可惜的是,山东理工大学以没有先例,驳回了她的请求。

决定死磕到底的陈春秀,聘请律师,决定起诉。

哪怕,她的对手,是公权力,还有这层袈裟之下,一个个看不见却很庞大的公职人员。

但她,冒着危险,也想当那株即便如米小,也要学着牡丹开的苔花。

陈春秀手写的声明

陈春秀为何这般决绝?

在我看到一个细节时,找到了答案。

7 .

陈春秀的故事,我翻阅了多家权威媒体的报道,在热闹的事件之下,一次次看到这样一个细节:

小小的书房里,陈春秀陪着两个孩子学习。

她极其认真地给孩子们出题,批改作业,检查作业。

她说,在生活上,她对孩子们很宽容,但在学习上,她要求极其严格:

“读书,才是穷孩子唯一的出路。”

因为和大学失之交臂,打工多年的陈春秀,最大的心愿,是希望孩子能摆脱自己的穷苦命运。

而读书,高考,考大学,永远是穷孩子改写命运最好的路。

她自己被顶替的乌龙事件,又让她深深明白:

如果公平无法彰显,那么穷孩子即便好好读书,即便考上大学,依然会有被顶替的危险。

所以,她要死磕,要以弱小之躯,撕破顶替内幕,对抗强大公权。

这是一个受害者的反击,但又何尝不是一位母亲的良苦用心。

这,才是这个事件,最需要看见的深意。

8 .

我曾是和陈春秀一样的女孩:

出身底层,父母贫困,苦读学习,参加高考。

幸运的是,我如愿考上了大学,脱离农村,来到城市,以笔为剑,以写为路,战胜过去那个自卑、胆小、懦弱的自己,拥抱今天这个自信、大胆而勇敢的自己。

所以,我深知,高考和大学,对于一个穷孩子意味着什么:

它不仅仅是身份的更迭,更像是一扇门。

一扇从闭塞到开阔,从困顿到安然,从父辈的窠臼到自己的王国,从没有选择到自己说了算的无形之门。

能不能通过这扇门,不仅关乎自己的命运,也关乎整个家族的升级。

而打开这扇门,让穷孩子走出苦涩,实现逆袭,追逐梦想的基石,就是教育公平。

穷孩子的求学路

令人伤心的是,教育公平一直被践踏,穷孩子一次次受伤害。

从山东枣庄女孩齐玉玲,被同学陈晓琪顶替,到河南沈丘女孩王娜娜,被一个叫张莹莹的人顶替;

从湖南邵阳女孩罗彩霞,被一个叫王佳俊的同学顶替,到山东聊城女孩王丽丽,被一个叫王丽(曾任某街道办事处党委委员)的人顶替;

从艺人仝卓修改学历身份,牵涉出陕西两市人大领导、招生办主任、重点中学校长,到今天陈春秀事件中,耐人寻味的公安、教育部门……

或许,陈春秀父亲的一段话,说透了这桩桩件件顶替事件的原罪:

“因为我是个农民,怂人,才被欺负。要是我有能力,他们也不敢。”

陈春秀父亲

这个从不重男轻女,曾发誓砸锅卖铁也要供女儿读书的父亲,颓废地坐在破败的农家小院里,谴责自己的无能。

我看见的,却是几乎所有高考顶替事件中,最痛的伤:

被顶替者,多是寒门之家的孩子。父母无权,家中无势,背后无人。

顶替者,虽说也未必都是权贵,但条件和资源要好很多,所以他们才能冒充别人,踩着别人的痛苦,去构筑自己的幸福。

以富杀穷,以强欺弱,以权压民,以公权戕害无辜,以造假草菅人命,以瞒天过海腐蚀最不该倾斜的教育公平。

这,才是陈春秀事件最大的恶意。

9.

穷人从来不忌惮自己的贫穷。

他们最恐慌的是,自己的贫穷,被一次次利用。

好在,时代在发展,穷人在觉醒,社会在进步,公平正到来。

为讨回16年前的公道,陈春秀决定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。

身为同病相怜受害者的王娜娜,在社交媒体上公开声援陈春秀。

越来越多的穷人家的孩子,像我,像你,像他,像我们,也抱团取暖,加入其中,共同呼吁:

捍卫教育公平,保卫穷孩子的最后一扇门。

我们,曾穿越很多暗夜和创伤的我们,曾被贫穷和自卑捆住翅膀的我们,曾为家族脸面和荣光而战的我们,终于不再像胆小怕事的父辈那样,被人玩于股掌之间。

而是,站起来,用法律之剑,正义之绳,人心之光,向不公开战。

因为,我们比谁都懂得:

读书是穷孩子唯一的出路。

教育是穷人家最后的公平。

我们今天所有客观而有力的发声,都是为了下一代不被偷换的人生。



来源 | 闲时花开(ID:xsha369)作者刘娜,心理咨询师,情感专栏作者,原创爆文写手,混迹媒体圈十余载,发表文字量百万字,能写亲情乡愁故事,也会写教育职场热点。


 标签:精选好文  高考公平  
3 0

我来评论

尚未登录,不能发表评论! 登录